歡迎光臨中國打假網-中國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打假電話:4000456007

在線舉報 在線舉報虛假商品信息

維權類別:
購買方式:
 驗證碼:
已為 634311 人 提供幫助
您的位置 25选7 > 王海動向 > 王海行動 > 正文

王海行動

25选7:王海打假極草解秘極草5x為什么不讓賣了

  • 時間:2017-12-29
  • 閱讀:

25选7 www.bvvlk.com 極草5x之所以被勒令停產是因為在保健品、藥品、食品之間,“極草”一直頂著“三非”的帽子;從產品消費端到生產環節,則先后陷入“質量門”、“無證門”。



2014年,有著中國“打假第一人”之稱的王海,開始和青海春天正面交鋒。在購買了“極草”純粉片后,王海將其送往北京某檢測中心,卻測出其中未含蟲草素。王海據此推論,認為“極草”沒有功效。

  青海春天則認為,作為“職業打假人”,王海利用自身公眾人物身份,在互聯網上惡意散播虛假信息,推動輿論對極草的負面評論,并以“騙局”“欺詐”“忽悠”等用語,大肆宣揚嚴重失實言論,超出了法律允許的范圍,給青海春天帶來較大的惡性影響,嚴重妨害了青海春天的正常經營活動。
  2014年12月19日,青海春天以王海損害其商品信譽和商業信譽為由提起訴訟,2016年6月30日,青海省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審理,判決被告王海立即停止發表侵害青海春天名譽權的失實言論,刪除其在新浪博客、新浪微博上針對原告青海春天所發表的“騙局”“欺詐”“忽悠”等用語的全部失實言論,刊登道歉聲明,賠償賠償經濟損失12.1萬元。
  其后王海不服提起上訴,二審經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維持一審原判結果。
  王海此前在一審開庭前就曾向媒體公開表示對判決結果不樂觀,此后一審、二審接連敗訴也印證了他的這一擔憂。
  “本案11月22號開庭,第二天即23日出判決貌似合法。但我們是在開庭后三天提交的代理意見,足見我們實際上根本沒能發表辯論意見?!?a href="//www.bvvlk.com/index.php?c=tags&id=7" target="_blank">王海還表示,本案中,二審律師的意見是否采納的情況與理由,法院也未寫明。
  二審中,王海方還提出,“極草騙局”是“極草的營銷活動采取了欺騙手段”的口語化、簡化的表述而已?!捌幀幣淮?,是指的整個商業行為,而不限于產品本身,極草即便合法甚至系佳品良藥,如果其推廣手段有與事實不符或誤導成分,則也可構成欺詐與騙局。
  就此王海告訴澎湃新聞,他將履行判決要求,但同時會向最高法申訴,并且會就“審判過程中存在的程序問題,舉報法官”。
  而就在今年3月份,廣東省廣州廣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廣百公司”)因銷售青海春天生產的“極草-5X冬蟲夏草純粉片”產品時向消費者提供虛假的宣傳內容,被法院終審認定為“欺詐消費者行為”,其上訴被駁回,須退還貨款以及支付消費者3倍賠償款。
  該案原告鄭紹鋒昨晚告訴澎湃新聞,由他提起的訴訟,一審、二審都已勝訴,廣東省高院的裁定也支持了他的訴訟請求。
  青海春天公司公關總監張素貞表示,近一年來該公司經歷了很多,發展上確實也面臨了一些不順,此次勝訴主要就是要求王海履行判決,停止侵權、公開道歉并賠償損失。
  在起訴書中,青海春天還提到,2014年10月27日至29日,王海連續在其新浪博客及新浪微博上,先后轉載了多家媒體機構關于極草的報道。而在被問及青海春天是否認為相關報道為虛假新聞、是否考慮起訴時,張素貞表示,部分媒體可能是在不了解公司具體情況下最初的報道,“我們公司和媒體之間的關系處理地一直不是太好,不過不會考慮起訴這些媒體機構?!?/span>
  “三非”極草屢屢變身,食藥監總局今年3月叫停生產銷售
  王海和青海春天訴訟的焦點——極草,此前也一直處在輿論中心。
  2016年2月4日,國家食藥監總局發布《總局關于冬蟲夏草類產品的消費提示》,通報檢驗的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中,砷含量為4.4-9.9 mg/kg。
  消費提示還指出保健食品國家安全標準中砷限量值為1.0 mg/kg,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等產品會造成砷過量攝入,并可能在人體內蓄積,存在較高風險。
  從2009年問世至今,青海春天的極草,前后多次變換身份,始終讓人無法摸清其真實定位。
  2009年1月,“極草”冬蟲夏草純粉及純粉片產品先是以食品身份上市,旋即被食藥監總局在2010年認定冬蟲夏草“二級瀕?!輩荒蘢魑稱?,國家質檢當年也配合打出組合拳,發布《關于冬蟲夏草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
  “食品”資質被否的同一天,青海省食藥監局迅速補位,發布了《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制規范》, “極草”從食品搖身一變成為了“中藥飲片”。
  2012年6月,國家食藥監總局再度出手,叫停冬蟲夏草的“中藥飲片”身份。同年8月,總局發布《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關于印發冬蟲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試點工作方案的通知》,青海春天被納入試點,“極草”的身份從“中藥飲片”變為“保健品”。
  但青海春天卻一直未拿到保健品批號。該公司對此并未否認,張素貞也對澎湃新聞表示,公司的極草產品并非保健品。
  最終,青海春天的“極草”產品,既不是食品,也不是中藥飲片藥品,保健品身份公司本身也不認同。
  對此張素貞為青海春天很是抱屈,“我們企業對產品沒有定性的權力,不管是食品、藥品、還是保健品,都是政府監管部門定性,我們按照他們的要求辦?!?/span>
  而在多次變換身份的過程中,青海春天公司一直被民間舉報、媒體追蹤困擾,在同地方博弈的過程中,國家食藥監總局也一直力圖強化監管。
  今年3月份,博弈似乎塵埃落定,國家食藥監總局的一份《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明確指出,極草作為“綜合開發利用優勢資源的試點產品”和“冬蟲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試點工作”均已停止,青海春天立即停止相關產品的生產經營。
  食藥監總局發布消費者提示后,青海春天一度強勢回應,“公司各項試驗結果均顯示,以凈制冬蟲夏草為原料的冬蟲夏草純粉片安全無毒”。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