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打假網-中國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打假電話:4000456007

在線舉報 在線舉報虛假商品信息

維權類別:
購買方式:
 驗證碼:
已為 633071 人 提供幫助
您的位置 25选7 > 打假新聞 > 權威曝光 > 正文

權威曝光

25选7:基因皇后陳曉寧事件

  • 時間:2017-09-16
  • 閱讀:
本文信息由中國打假網提供。如信息有不失請聯系中國打假網。中國打假網工作人員將在第一時間刪除。本文 介紹的是陳曉寧陳曉寧事件,職業打假人方舟子打假 陳曉寧陳曉寧事件







  文章稱:“陳曉寧”、“世界生物科學頂尖級人物”陳曉寧,明明是洛杉磯一所私營醫院的技術人員,掛名加州大學附屬副教授,回國時卻“精簡”成了“加州大學副教授”。一個連博士學位都沒有的人,如何能在美國著名大學當副教授?查來查去,發現她的頭銜都大成問題。




  這篇《廣被宣傳的三留學人員涉嫌偽造學歷頭銜》提醒到,有些國外留學人員夸大學歷背景,除了知名的陳曉寧之外,另兩位在最近的媒體報道中同樣很惹人注目的人士也被點名有如《圍城》方鴻漸般虛構“克萊登大學”背景。




  這三位新近在社會上聲名鵲起的人物,真的是“假冒偽劣”,還是……?




  于是,本報記者調查采訪幾位當事人———“陳曉寧”、“世界生物科學頂尖級人物”陳曉寧,24歲取得建筑學及商務信息管理碩士、設計學博士學位并“現為哈佛大學最年輕的教授”的夏建統,“破解瘋牛病化學密碼”的南開大學教授楊池明博士,以及對這三位的學歷背景質疑的同為留學美國的博士職業打假人方舟子。




  記者采訪了解到,職業打假人方舟子從1994年開始創辦一個網站,主要是為揭露偽科學,討論學術腐敗,對這幾位留學人員學術背景進行的調查,首先就是發表在這里。




  陳曉寧———




  媒體讓國內認識的“陳曉寧”




  8月25日前后國內諸多媒體這樣報道陳曉寧———




  美國洛杉磯塞達西納醫學中心分子遺傳實驗室副主任、美籍華人科學家陳曉寧,攜帶著她研究多年的科學成果———人類基因克隆庫、人類基因探針庫和小鼠基因克隆及探針庫回到北京。她將把這三大基因庫永久留在中國進行科研和相關的臨床診斷。陳曉寧這一壯舉將掀開中國生物研究和產業開發的新一頁。




  據介紹,1988年出國留學的陳曉寧如今已是世界生物科學界頂尖級人物,三大基因庫目前在世界上獨一無二,價值無法估量。




  陳曉寧1980年畢業于海軍軍醫學院。1988年就讀于美國加州大學,1990年獲得碩士學位。1997年就任加州大學(UCLA)副教授。同時兼任美西達斯—賽奈醫學中心分子遺傳實驗室副主任,北美中國遺傳學家協會主席,美國醫學遺傳出生缺陷中心副主任。國際著名學術期刊《人類遺傳學》、《細胞遺傳學》、《組織化學與細胞化學》等編審。




  -職業打假人方舟子質疑:陳曉寧真是教授、編委嗎




  據我調查,陳曉寧是洛杉磯西達斯-賽奈醫學中心(一家私營機構)沒有獨立從事科研資格的技術人員,兼任加州大學(UCLA)醫學院兒科系的“附屬副教授(AdjunctAssociateProfessor)”。這些都是掛名的職務,既不是主研究者,也無資格培養研究生。




  陳曉寧只有碩士學歷,既不是“博士”,也不是“加州大學教授”。美國學術界是非常講學歷的,沒有博士學位的人最多就是當技術主管。許多實驗室都有這樣的碩士學歷的老技術員,我們稱為管家,就是管管技術活,大家發論文時將其名字捎上。這樣的“附屬副教授”,要轉成真正的副教授甚至助理教授都是不可能的。




  同樣,陳女士的“實驗室副主任”,是由主任任命來擔任主任的助手,主要幫助主任處理一些實驗室的行政管理工作,不具有學術上的任何意義。




  記者在陳曉寧回北京任首席科學家的公司的公開宣傳材料上果然看到,上面多處提到她是“教授”;而且為她回北京舉行捐贈儀式而給記者等提供的材料上,多處提法都是“陳曉寧教授”,并且介紹她是“國際著名學術期刊《人類遺傳學》、《細胞遺傳學》、《組織化學與細胞化學》、《核酸研究》等編審”。




  關于編審職務,職業打假人方舟子說他全都查過了,編審名單中都沒有她的名字。




  博寧公司當時提供的介紹中還寫道:陳曉寧教授與他人共同主持的實驗室,建起了三大基因庫,其中人類基因組BAC文庫共90000多個克隆,涵蓋了人類的整個基因組(染色體),“是世界上數據最全的基因庫”。




  對此職業打假人方舟子說:“據我調查,人類基因組BAC文庫是由加州理工學院MelvinISimon博士實驗室的Shizuya和Kim博士開發的,所有權也屬于該實驗室。同等產品在美國用3000到4000美元可以買到?!?br />



  -陳曉寧:從未這樣說過




  已回到美國洛杉磯西達斯—賽奈(Cedars-Sinai)醫學中心的陳曉寧,雖然記者找到了她的電話,但最終未能采訪到她。據陳曉寧出任首席科學家的北京博寧基因工程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轉告記者,陳曉寧所在的醫學中心不讓她接受媒體的采訪。




  作為陳曉寧在北京的代表,這位董事長回答了記者的一些問題。




  我們知道此事后,始終未接受媒體的采訪,我們覺得這種事往往是越解釋越黑,倒不如不去管它,踏踏實實地做自己的事情。




  我們在接受國內媒體采訪時,始終講陳曉寧是副教授,從未說過她是教授,而陳曉寧在各種場合也從未說過她是博士。但她是洛杉磯西達斯-賽奈醫學中心遺傳分子實驗室的副主任,卻是實實在在的一件事,這是誰也無法否認的,并且她絕不是一個普通的技術人員,西達斯-賽奈醫學中心遺傳分子實驗室只有正、副兩位主任,她是實驗室科研項目的共同主持人,陳曉寧在我們所討論的基因庫的研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我們唯一的疏漏是,在其簡介中把她“曾幫助國際著名學術期刊審稿”錯說成“她是這些國際著名學術期刊的編審”。




  至于陳曉寧帶回的三大基因庫到底具有多么大的價值,西達斯—賽奈醫學中心已經對此發表了聲明:它們在遺傳診斷和癌癥遺傳機理研究方面的潛在應用價值是不可估量的。




  楊池明———世界為之轟動




  也是在8月下旬,另一條國際生物技術領域內海外華人的消息也被國內媒體廣為報道。




  北美最大的科學協會————美國化學會在華盛頓召開第220屆年會?;嶸?,來自中國南開大學的年輕科學家楊池明博士提出的一項最新研究成果引起轟動,歐美各大媒體以最快的速度發表了這條消息。




  美國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生命與健康研究所主任楊池明,在與中國科學院化學所的合作研究中,對瘋牛病成因進行了綜合分析,大膽提出了瘋牛病蛋白自由基即為瘋牛病中的亞病毒的理論設想,他認為真正的瘋牛病蛋白亞病毒最可能是由蛋白的氧化反應所形成的瘋牛病蛋白自由基。而以前,氧氣和自由基化學在瘋牛病中的作用幾乎完全不為人所知。




  -職業打假人方舟子質疑:




  研究所其實只是個人的商業化名




  引起職業打假人方舟子注意的是楊博士在論文中的聯系地址以及對他研究身份的介紹———“美國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圣地亞哥生命科學和健康研究所主任”。




  我剛好就在圣地亞哥定居,經常要上加州大學查資料,有多位同學、朋友在這所大學工作或工作過,卻從來沒聽說有這樣的研究所。楊博士給出的這所研究所的通訊地址,是郵政信箱,表明這所研究所沒有固定的辦公室。如果一家虛擬的網絡公司用郵政信箱當地址,很正常;一所有實驗室的研究所也這么干,就很奇怪了。




  向加州大學的工作人員查詢,沒有人聽說過這所研究所。在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的通訊錄中,也找不到楊池明這個人。最后在圣地亞哥市政府記錄中發現了蹤跡:楊池明在1998年7月28日向市政府登記了名為“生命科學與健康”的商業化名,登記號為1998019480。原來所謂“圣地亞哥生命科學與健康研究所”,不過是楊博士本人的商業化名而已。




  在美國,組建一個法人機構已相當容易,而登記一個個人擁有的商業化名更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只要該名稱還沒給別人注冊掉,花幾十美元到市政府登記然后找家地方報紙登一個月廣告就完了。




  但是,這樣的“美國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圣地亞哥生命科學和健康研究所”,這樣的“主任”,其實只是個商業化名,這與國內讀者理解幾乎完全不同。




  -楊池明:曾想借助法律?;っ?br />



  對于職業打假人方舟子的質疑,楊池明告訴記者,在美國,幾乎每所大學里都有很多研究所,當然規模有大有小,知名度也有高有低,何況加州大學這樣的名牌大學,有很多敏感的研究部門是外人很難了解的。我們這個研究所比較小,是由我牽頭搞的,有十幾個人,還有一些都是請來的兼職教授。只是為了聯系方便,后來改用了郵政信箱。




  而對于同為海外留學人員的質疑者職業打假人方舟子,楊池明說———




  我在美國生活了十幾年,幾乎全美排名前幾位的大學都呆過,從來沒有聽說過職業打假人方舟子這個人,更沒有看過他的網站。但我知道,在美國有很多像他這樣出身的人,搞科學研究弄不出什么名堂,混不下去了就改行辦個網站謀生,靠發布謠言,攻擊他人來炒自己,以獲得更多的網民,最終達到自己賺錢的目的。但在國外,人們已經對此司空見慣,習以為常,可能國內還不太適應。




  記者于是問是否考慮采取什么措施?




  楊池明說,也曾想過要借助法律來?;ぷ約旱拿?,但又想自己作為一個科學家,是否有必要去跟職業打假人方舟子打官司,他的目的就是要借此出名,如果這樣做了不正中其下懷,所以現在還沒有決定。




  夏建統———媒體眼中的哈佛天才




  對于夏建統的介紹,可以讓人看到一個才華橫溢、少年英雄的形象。




  哈佛設計學博士、教授夏建統是浙江衢州人。1996年,夏建統考入有“世界規劃設計搖籃”之稱的哈佛,獲取兩個碩士、一個博士學位后,任教哈佛。這次回國服務家鄉,他擔當杭州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項目的負責人。




  在哈佛4年,夏建統攻下了兩個碩士學位、一個博士學位。3歲熟讀唐詩三百首,5歲上小學,小學期間跳兩級,8歲小學畢業;11歲初中畢業,14歲為北京林業大學環境藝術專業學生,16歲開始做工程設計;19歲大學畢業,成為建設部一名官員;21歲考入哈佛,24歲取得兩個碩士學位、一個博士學位。




  夏建統,25歲,生于浙江衢州。在美國哈佛大學獲建筑學及商務信息管理碩士、設計學博士學位,現為哈佛大學最年輕的教授。




  -職業打假人方舟子質疑:正讀學位、做的是助教,為何偏說成是博士和教授?




  我跟哈佛設計學院博士班辦公室打電話詢問,電話里明確告訴我,說夏建統還沒畢業,可能還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能畢業。夏建統是作為碩士班的助教帶學生到中國實習的,而這種助教是國外碩士生和博士生都常做的,也是學校給予留學生工作機會和獎學金的一種方式。因此,所謂“哈佛最年輕教授”一說顯然是胡說,蒙人。




  從哈佛了解到的情況是,可以這樣概括為———夏建統是哈佛98級的博士研究生,所謂“24歲拿下哈佛博士學位”,其實是自24歲開始攻讀哈佛博士學位;所謂“哈佛大學最年輕的教授”,其實是讀博士學位的學生大都兼任過的助教。




  -夏建統:報紙的疏忽將我寫成“教授”




  遠在美國哈佛的夏建統就此事給記者回信,答復記者的詢問。




  關于那篇文章,我也看過。并且我的幾個朋友都曾經勸我給予反駁。我思考之下,沒有給予任何反應,原因有幾點:




  1.我實在是沒有時間分心去理會這樣那樣的傳聞,哪怕是文字也好。我現在正忙于杭州西湖規劃項目的各種工作……我更在乎做成任何一件事情?!扒逭咦鄖?,我不太愿意將時間浪費在這種無聊、無用的爭論上面。




  2.我想大部分報導是準確的。因為某家報紙的疏忽將我寫成“教授,并非我的錯誤。在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做一回哈佛情人》的序里,我說得清楚明白。我從沒有“偽造學歷和頭銜的行為。坦誠地說,我覺得任何頭銜和學歷都是很空的東西,更重要的是你做的實實在在的事情。因為這些,上升到甚至人身攻擊的程度,我只能說不解?!俏乙膊幌胍虼擻跋煳易鍪慮?,所以我選擇用“沉默答復?!?br />



  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安安靜靜地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




  記者找到了一篇刊登在知名雜志上關于夏建統的數千字的人物報道。文中多次在提到夏建統時都用的是“博士”的稱謂,非常明確。




  于是記者設法找到這位記者想核實是筆誤還是得到的材料就是這樣介紹的。這位劉姓記者說,因為時間有一段了,記不大清楚當時具體的說法,但是雖然沒有夏提供的文字材料,但當時有幾位記者同時采訪,不應該有很大的誤差,而且稿件完成后由夏建統在北京的聯系人認可后才發表的。




  職業打假人方舟子:學界豈容虛偽




  職業打假人方舟子,本名方是民,目前定居美國加利福尼亞州。1967年9月生于福建云霄縣,1990年中國科技大學生物系細胞生物學專業本科畢業,同年赴美留學,1995年獲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生物化學博士學位。1994年創辦“新語絲”網站,網上主要是揭露偽科學,討論學術腐敗。




  記者:為什么你對偽科學、學術腐敗感興趣?




  職業打假人方舟子:這幾年我一直在從事科學普及與揭露偽科學的工作,同時也關注一些學術腐敗方面的問題。




  這三個例子,雖然我不能肯定出現這種情況是否出于他們的本意,雖然我不能肯定他們是出于商業目的還是其他的原因,但是我決不能看著大多數公眾被謊言所蒙蔽。再這樣下去我真擔心將來我們回去,開出來的履歷還有沒有人相信!




  虛假浮夸,偽造履歷是敗壞海外留學生集體聲譽,侵犯我們大家的集體利益的行為,我們有責任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予以揭露,制止。這對制止學術界腐敗,捍衛科學研究的嚴肅性,為真正干實事的人創造一個較公平、合理的環境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記者:你怎么想到去調查他們三人學歷背景的真偽?




  職業打假人方舟子:這三個人都是因為當事人經眾多媒體報道成了名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開始調查。




  -文/本報記者酈辛特約記者堯豐




  多做調查才能寫出公正的新聞




  ·梅林·  最近國內媒體對陳曉寧由美國帶回“三大基因庫”有許多報道和評論。




  陳曉寧將“三大基因庫”捐贈給國家,應該是好事,是值得肯定的。但是這件事經媒體炒作,幾乎變成一個神話。這里,談一談我的想法。




  我先介紹一下BAC基因庫是怎么回事。我們知道基因庫含有DNA,制作起來并不復雜,把DNA提取出來,打碎,裝到載體上,然后把載體轉入到細菌里就可以了。這成千上萬的細菌中含有成千上萬的載體和DNA片斷,就是所謂的基因庫??蒲Ъ以誚謝蜃檠芯渴?,因為基因組信息量大,要求基因庫的每一個DNA片斷都盡可能地大,在90年代初研制了專門克隆巨大DNA片斷的載體。加州理工學院的Simon和同事們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工作,研制成這樣的載體,可以克隆大于10萬個堿基的DNA片斷,并建成人和鼠BAC基因庫。由于這些巨大的放到載體上的DNA片斷可以在細菌里復制,被稱為細菌人工染色體(BAC),這種載體所構建的基因庫又叫BAC基因庫。




  由此看來,BAC基因庫并不是什么“獨一無二”的新東西??梢圓豢湔諾廝?,一個經過訓練的技術員花上幾個月時間就可以建造一個BAC基因庫(Simon研制的載體和細菌是可以索取到或購買到的)。一個完整的BAC基因庫花4000美金可以買到,如果用于純學術研究可以免費索取到。




  至于陳曉寧帶回的基因庫是洛杉磯加州大學的還是加州理工學院的,只有陳曉寧本人才知道。最近我們看到一篇1999年發表在Genomics上的文章,第一作者是XiuqingZhang,通訊作者是中科院遺傳所的HuanmingYang教授,陳曉寧和她所在實驗室的主任Korenberg博士是中間作者。這篇文章談到了用BAC基因庫做的實驗,并致謝加州理工學院的Shizuya博士和銷售BAC基因庫的一個公司(ResearchGenetics,Inc.)。按國際慣例,從作者署名來看,有關BAC基因庫的實驗應該是在國內完成的。如果這個分析不錯的話,國內在幾年前就應該擁有BAC基因庫了?;瘓浠八?,所謂的三大基因庫是“世界上獨一無二,價值無法估量”的說法純屬炒作。




  在中國,調查性的新聞由于受環境的限制比較少,記者采訪往往要對方提供準備好的新聞稿(有的還要對方提供資助)。如果記者水平不高,不注意分析,又急著搶新聞,很容易搞錯。多做調查才能寫出公正的新聞。


以上信息由中國打假網提供源之新浪新聞。如本文“基因皇后陳曉寧事件”涉及侵權行為。請聯系中國打假網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