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打假網-中國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打假電話:4000456007

在線舉報 在線舉報虛假商品信息

維權類別:
購買方式:
 驗證碼:
已為 633111 人 提供幫助
您的位置 25选7 > 打假新聞 > 正文

打假新聞

25选7:藥監部門曾預花錢收買打假人?

  • 時間:2017-08-10
  • 閱讀:
  為什么曾被查處過的假藥、假劣保健品仍然存在?根本原因是國家法定的監管部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監管不力,嚴重失職,有的甚至包庇縱容。貓不抓老鼠,老鼠不成精?
  幾年前的上海市凱旋門保健品市場。這次,高敬德決定速戰速決。被媒體稱為"全國藥品打假第一人"的高敬德曾來過這里,但被市場管理人員認出后暴打了一頓。
  在四層一家小藥店里買了3種保健品后,高敬德迅速離開。前后不過四五分鐘。
  但這次,高敬德還是被賣藥的老太太追了上來。
  老太太要求高敬德把藥還給她,并說,市場給商戶打過招呼,說這幾天可能有打假名人和媒體記者一起過來暗訪,要大家注意點。想不到會是你們。
  一個人8年打假629起,發現近200種假藥。作為一個藥品打假人,高敬德并沒有得到藥監部門的認可和支持。對某些藥監單位來說,反倒成為一個很不受歡迎的人。
  甚至,某些地方的藥監局人員還意欲收買他,要他不要在轄區內打假。作為回報,一年給他數百元至數千元不等的生活困難補助。
1. 最大保健品市場賣假藥
市場給他們商戶打過招呼,說這幾天可能有打假名人和媒體記者一起過來暗訪,要大家注意點
  位于天目山中路428號的凱旋門保健品市場,是上海市最大的集零售、批發于一體的大型保健品專業市場。市場規模在全國也算數一數二的。但高敬德多次發現該市場有假藥出售。高敬德領著一名記者剛進入市場,就被市場管理方---維韓保健品市場管理有限公司一位經理認出,將他暴打一頓。報警后,經民警調解,打人者補償給高敬德1000元了事---由于打假出名,很多售假的人都通過報紙、電視知道或熟悉高敬德。為向某報社記者證實經過多次打假,這里仍在售賣假藥,高敬德再次帶記者去了該市場。
  為避免像上次那樣被人認出,惹來不必要的麻煩,高敬德說,要速戰速決。
  對這里相當熟悉的高敬德,領著記者直奔專營各類成人保健品的四層,就近在一家柜臺選了3種他確認為假藥的產品---香港同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的"腎白金";香港天澳生物研究中心監制,并標明"中國中醫藥保健品協會最新推薦產品"的"螞蟻補腎丸";香港大康醫藥生物科技(國際)集團公司提供技術、西藏順昌醫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的"干通宵"。
  前后不過四五分鐘,付完錢高敬德便與記者迅速離開。
  但剛到電梯口,賣藥的老太太喊著"等等,等等"追了過來。
  從四層追到一層;又追出市??;在馬路上追了百十米后,高敬德被老太太追上了---因為打假被人打傷腿,高敬德走起路來有點一瘸一拐。
  老太太拽著高敬德的胳膊不停地央求把藥退給她。并說會給高敬德退錢,且許諾另外再給他100元。
  她說,一進店她就感覺高敬德有點臉熟。后來一想,在電視上看過是打假名人。
  老太太說,當時腦袋糊涂了,不應該賣藥給高敬德。并猜出背著挎包、說普通話的記者肯定是媒體的。
  高敬德沒有把藥退給老太太。他說把藥一退,手里就沒證據了。
2. 八年打假629起
舉報后一個星期,家里的玻璃被砸碎,小舅子的頭被打破。受不了擔驚受怕的生活,老婆也跟他離婚了。高敬德領著記者來到上海立志中藥店有限公司嶺南路店暗訪。記者看到,藥店門口掛著“上海市藥品監督管理局”授予的“規范藥店”的牌匾。
  這家連鎖店以前也被高敬德打過假。
  藥店里兩位看上去50多歲的女售貨員看到有人進來,熱情地詢問要買什么。
  高敬德讓售貨員拿出幾種看看。包裝盒上有的宣傳“對前列腺有良好療效”,有的標明“功能主治”。高敬德悄悄對記者說,這些肯定都是假的。
  高敬德問售貨員,準備買多一點能不能開發票。一位售貨員先是明確答復“不能”。后又說,如不開發票可以便宜一點,開發票就貴一點。
  高敬德提出,發票上要寫明是“保健品”,因為他是幫人代買的,如不寫清楚不好交代。
  售貨員回到辦公桌前,拿起座機通了一會兒電話后,對高敬德說,老板講只能開“藥品”。
  走出藥店,高敬德撥通了藥監部門的舉報電話。
  之后,兩位執法人員來到藥店。出示了有關證件后,進入柜臺里檢查,并要求售貨員通知老板趕緊過來。
  很快,“新維亭”、“瘦身咖啡”、“瘦7點”、“綠瘦”、“三便寶膠囊”、“五便寶膠囊”、“蟻力神”、“金妍兒左旋肉堿瘦身素”、“三便百勝軟膠囊”、“鹿茸蟲草膠囊”等十多種幾十盒涉假保健品擺滿了玻璃柜臺。
  執法人員清點后,給老板現場開出了扣押單。
  記者借機想問老板,貨都是從哪里進的等問題。但老板卻說,他是打工的不是老板,啥都不知道,不要問他。
  離開藥店后,高敬德自豪地對記者說,這次是他的第629起打假紀錄。
  2003年12月,患有脂肪肝的高敬德去上海一家正規醫院看病,醫生給他開了兩瓶“云仙”牌“天胡荽愈肝片”。之后他又介紹同樣患有脂肪肝的表哥在醫院開了此藥。沒想到,高敬德吃了半瓶后,身上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紅疹子。而表哥不僅嘔吐、惡心,還暈倒過一次。
  畢業于中醫學院、干了十幾年藥品營銷工作的高敬德意識到,可能吃到假藥了。通過到國家藥監局網站查詢批準文號和實地調查,他掌握了“云仙”牌“天胡荽愈肝片”系假藥的確鑿證據。
  然而,舉報后一個星期,他家里的玻璃被砸碎,小舅子的頭被打破。由于受不了這種擔驚受怕的生活,老婆也跟他離婚了。從此,他對假藥恨之入骨,走上了打假之路。
  高敬德對記者說,他開始打假以來,至今已經在江浙滬一帶打假629起,查出了近200種假藥,并且無一起錯打。
3. 名企添加違禁藥品成分
經過高敬德的調查,被查出的23種涉嫌違法保健品藥品,所標示的生產企業都是虛假的
  高敬德興奮地對記者說,他和他的同道自2月至4月期間,在上海的幾家大藥店和保健品專賣店發現了40種假藥。上海藥監部門已經對其中的26種藥品進行了檢測,確認里面添加了違禁成分"西布曲明"、"西地那非"等。
  高敬德拿出一份上海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閘北分局的"受理告知",對記者說,分局對他2月1日和3月10日的舉報已經立案調查了。
  "受理告知"后面,還附有一張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對23種涉嫌違法保健品藥品的檢測結論報告表,結論都是含有違禁添加藥品成分。
  記者在這張表上看到,23種產品中既有"我型我瘦膳食纖維減肥膠囊"等減肥產品,也有"雪域藏寶"等性保健產品。標示的生產廠家中既有"黑龍江百年科工貿發展有限公司"等大陸企業,也有"香港鼎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香港企業?;褂?美國羅力健康營養品(國際)有限公司"等外國企業。
  高敬德說,經過他的調查,這些標示的生產企業都是虛假的。
  檢測結論報告表中還有一家企業---泰爾制藥股份有限公司。高敬德告訴記者,這家企業是國內知名企業,但被他舉報的其生產的"天婷丙酮酸鈣蘋果酸片"和"維亭"兩個產品,都被檢出添加了"西布曲明去N-2甲基衍生物"。
  "西布曲明"是一種中樞神經抑制劑,具有興奮、抑食等作用,它有可能引起血壓升高、心率加快、厭食、失眠、肝功能異常等危害嚴重的副作用。由于價格低廉,曾被廣泛添加進減肥產品。
  由于有增加心臟病的風險,此前,美國、歐盟等國家已陸續廢止該藥品的許可證,并令制藥廠回收。
  2010年10月30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宣布,國內停止生產、銷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劑和原料藥;撤銷其批準證明文件;已上市銷售的藥品由生產企業負責召回銷毀。
  "西地那非"俗稱"偉哥",對治療男性勃起功能障礙有顯著療效,也被禁止添加進健腎食品中。
4. 藥監系統花錢收買打假人
這些藥店有很多假藥和假劣保健品,不少是被他以前舉報過并被認定的
  除了凱旋門保健品市場、上海立志中藥店有限公司嶺南店,高敬德又帶著記者去了閘北區、虹口區、楊浦區、徐匯區、普陀區等一些地方的多家藥店和保健品專賣店。
  高敬德告訴記者,這些藥店有很多假藥和假劣保健品,不少是被他以前舉報過并被認定的,有的店還因此被查處過。
  但是,為什么曾被查處過的假藥、假劣保健品仍在銷售?高敬德認為,根本原因是國家法定的監管部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監管不力,嚴重失職,有的甚至包庇縱容。"貓不抓老鼠,老鼠不成精?"
  比如2010年10月,高敬德向杭州市藥監局舉報,杭州宏泰醫藥連鎖有限公司五堡第三連鎖店售賣假劣保健品。杭州市藥監局2011年書面答復高敬德稱:經調查,是營業員以個人名義購進,公司對此并不知情,作出對營業員個人???00元的處罰。
  2009年,杭州市天城路一保健品店銷售假劣"嬉春丸"、"美國偉哥"等。高敬德舉報后,杭州市江干區藥監分局的執法人員并沒有馬上稽查,而是和他商量,告訴他只管拿到獎金就算了,如果對方跑了他一分錢也拿不到。高敬德沒有同意,于是再到現場,但假藥已經蹤跡全無。
  后來,在該店鋪后面的房間里執法人員當場查獲了假藥。據高敬德當時核算,案值有5萬多元。高敬德當著記者的面給江干區藥監分局某科長打電話,該科長告訴他局里認定的案值大概是兩萬多元。并告訴他如去杭州,可以叫賣假藥的人一起過來協商解決,把案件了結。
  此外,高敬德暗訪時看到有疑似假藥向藥監部門舉報后,疑似假藥或從藥店消失,或藥監部門表示不能現場確認。現場確認也只是做??畬?。舉報后,只要高敬德第一時間不在現場,藥監部門十有八九告訴他沒有查到所舉報的假藥。
  高敬德對記者說,這些現象在他的打假經歷中經常出現。"3·15"前夕,高敬德和某電視臺的記者發現了兩家藥店在賣假藥,便到上海市虹口區藥監分局舉報。經過多次向領導請示、拖延了1個半小時并問清了藥店的詳細地址后,執法人員才跟他們一起到該藥店。但柜臺上原來擺放的那些藥品和保健品全都沒有了。銷售人員解釋,那些都是小廠的產品,小廠下午來人取走了。
  此時,高敬德和記者又請求執法人員到另外一家他們事先踩好了點的藥店去檢查,而且在到達之前,高敬德拒絕說出那家店的名稱和地址,只是帶路。結果便查獲了不少假藥和假劣保健品。
  高敬德告訴記者,藥品打假是藥監部門的法定職責,他作為一個社會人,其打假行為本應得到藥監部門的認可和支持。事實上,他不僅很少聽到一句感謝的話,對某些藥監單位來說,倒成了一個很不受歡迎的人。甚至近年來,有上海、南京等地方的個別藥監局人員還意欲收買他,要他不要在轄區內打假。作為回報,一年給他數百元至數千元不等的生活困難補助。
  為此,高敬德給記者播放了一段今年3月某電視臺錄制的視頻。
  記者在這段視頻中看到,高敬德按下座機免提鍵,撥通了一個電話。
  他問對方:"是某科長,對吧?"
  "你哪位?"被稱為某科長的人問。
  "我高敬德,你不是講一年不舉報給我五百塊錢嗎?"高敬德問。
  "現在一年到了嗎?"某科長反問。
  "我知道一年還沒到。"高敬德答。
  "曉得了,你到時候過來。"某科長答道。
5. 藥監部門不作為
 雖然拿到了不少"立案通知書",但還沒有被告知一個處理結果。高敬德說,只立案不查處,有什么用!
  2009年9月,高敬德在杭州發現了"大氣一轉方"假藥,杭州市藥監部門查處后告知他源頭在上海。于是高敬德便追到上海。
  發現窩點后,高敬德訂了7萬元的貨。上海市藥監局接到他的舉報后也派人趕到現場查扣了貨。
  高敬德說,直到目前,這起假藥案也沒有處理。他曾多次找到藥監部門,被告知批準文號是陜西的"消"字號,已經轉到陜西那邊處理。而陜西方面則告訴高敬德,他們根本沒有收到上海方面的材料。
  高敬德認為,按照有關規定,案發在上海,就應該由上海方面查處。于是他又多次找到上海市藥監局,追問為什么移送到陜西處理,并要求給他書面答復。
  后來,上海市藥監局給他出具了一份他認為所問非所答的書面答復,告知他"程序合法……處理結果并無不當"。
  事實上,很多時候高敬德舉報后,藥監部門通常只是給他一份立案通知,但遲遲不予查處。自去年12月至今,高敬德雖然拿到了不少"立案通知書",但還沒有被告知一個處理結果。他說,只立案不查處,有什么用!
  高敬德認為,假藥一經查出,藥監部門就應追查源頭,順著零售、批發、生產幾個環節一路查下去。但這么多年來經他舉報的,還沒有一起被追查源頭的。通常只是查出后按貨值的兩倍至5倍進行???。
  高敬德認為,藥監部門還應該將查出的假藥及時下架處理,并通過一定渠道把假藥的名稱、生產單位等信息向社會公布,讓老百姓知曉。如果老百姓知道了某種藥是假藥,就不會再去買了。但是據他所知,目前藥監系統還極少這樣做。
  閘北區藥監分局一位科長向記者倒苦水稱,實際工作中,存在著任務重人手少的問題。僅閘北區就有藥店100多家、400多家醫療器械專營店,還有30多家醫院。而分局具體負責市場監管的藥品監督科和醫療器械科,加起來才6個人。按照要求,每年要對藥店檢查達到200%,即一家藥店最少要查兩遍;對醫療器械專營店的檢查要達到100%;每年還要抽檢1000種藥;同時,還要完成上級布置的14項檢查活動。
  這位科長承認,對保健品市場存在的冒充藥品、偽劣等問題,打擊力度確實不夠。其中一個原因是,要證明賣假的人存在主觀故意比較難。因為調查時,這些人往往不承認知道保健品里含有藥物成分,辯解不知道是假藥。
  假藥既然已經被查出為什么不下架并向社會公布有關信息?高敬德不止一次問過藥監系統的人,但沒有人回答他。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區藥監局工作人員向記者解釋,認定假藥有時需要藥檢所檢測,而檢測一次需花費3000元。被檢測出確認是假藥,只能說明被檢測的藥是假藥,并不能代表同一品牌的其他藥也是假的。所以,不好做下架處理。至于向不向社會公開信息,并不是區一級部門所能決定的。據他了解,可能沒有必須和如何向社會公開信息方面的規定。
  他說,關于假藥的認定,我國相關法規并不是很明確,且不易操作。特別是有關保健產品,監管起來難度很大。雖然食品安全法禁止食品中添加藥品,但保健食品中添加了藥品,是不是一定按假藥處理,在實際操作中有不同的認識。有的地方按假藥處理,還有的地方藥監部門查出后移交給工商部門處理。而食品安全法中明確,對保健食品的"具體管理辦法由國務院規定"。目前為止,這個具體管理辦法國務院還沒有出臺。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