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打假網-中國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打假電話:4000456007

在線舉報 在線舉報虛假商品信息

維權類別:
購買方式:
 驗證碼:
已為 631952 人 提供幫助
您的位置 25选7 > 企業打假 > 職業打假人 > 正文

職業打假人

25选7:揭秘職業打假人:每年投百萬買貨 不賺幾倍算白干

  • 時間:2017-07-13
  • 閱讀:
  每當3.15這個時候,都是制假售假的商家最擔心的時刻。顯然3·15并不應該僅僅停留在這一天、這一刻,而讓商家時時刻刻擔心的,除了媒體的暗訪報道之外,還有一群人也在通過他們的方式,提醒著商家,打假并非只在3·15,而是無時不在。
     這個人群就是處于爭議中的職業打假。

他們憑借一雙辨識問題食品的眼睛,縱橫職業打假江湖,個人年收入以百萬計。他們一年四季往來于國內多個城市,從不在一個地方連續待5天以上。他們走一趟商場便知道哪些產品有問題,被一些地方的商業機構列為“不被歡迎的人”。
近日,某報社記者,零距離接觸到神秘的職業打假人尚慶風,通過這位職業打假人,了解到打假江湖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

  入行 由食品商人轉行職業打假

  3月10日上午9時,記者走進尚慶風在南四環花鄉橋附近的北京辦事處。辦事處設在南城一住宅小區的3居室民宅中,這套房子是尚慶風合作伙伴名下的,現在成了他的北京辦事處和北京地區工作人員的宿舍。

  面積140平米的房屋除了一間作為宿舍外,其他的空間里擺滿各種案卷和文案材料,走進其中一間房,堆滿各種食品包裝。尚慶風說,這里并不是倉庫,只是樣品存放間,庫房有專門的地方。

  房間的客廳約50平米,兩側是兩米多高的架子,架子上都是案卷,客廳中還有兩個3米長的條案,條案上擺放著各種商品的檢測報告和貼有明顯標記的公證材料。

  尚慶風是江蘇人,他告訴記者,在成為職業打假人之前,他是一個食品商人,在天津開了一家專營進口食品的超市,年營業額達四五百萬。

  2007年5月,他在天津一家市場,購買了半斤蓮子,回家后聞到蓮子有一股硫磺味,上網搜索,得知外表亮白的蓮子多半經過硫磺熏蒸,而正常的蓮子,外表暗黃。于是,尚慶風找到市場,要求退貨,并賠禮道歉,對方讓他提供二氧化硫超標的證據,結果他拿不出,遭到拒絕。

  為了弄清真相,尚慶風將他購買的蓮子送到檢測機構進行檢測,結果發現該市場賣的蓮子二氧化硫超過國家規定的123倍,當時的《天津日報》對此進行了報道,該市場也因此受到了相應的處罰。從此尚慶風由一個食品商人轉行成為一名職業打假人。

  團隊 近20名成員分6家辦事處

  經過10年的發展,目前尚慶風已經形成自己的打假團隊,在北京、天津、鄭州、廣州、重慶、成都等6個地方設有辦事處,工作人員近20人,辦事處以及辦事處當地的假貨倉庫,都是在當地租賃的。

  據尚慶風介紹,除天津是因為他最早發展的城市外,選擇其他五個地方作辦事處,主要還是因為這些地方索賠的成功率比較高,另外合作的朋友也正好在這些地方,而這幾個城市正好又能輻射周邊地區。

  這些工作人員都有明確的分工:線索搜集、問題認定、購貨、索賠。尚慶風認為,打假的核心是產品問題的認定,關系到整個打假活動成敗的關鍵。

  他舉例說,比如北方一款知名露酒,添加當歸,根據藥典記載,當歸屬藥,食品法規定藥是不可以添加到食品中的。于是,一些打假人紛紛購買,以非法添加為由向商家索賠,尚慶風團隊工作人員得知線索后,建議跟進。但經他深入了解,發現幾年前國家有關部門對露酒添加當歸已作出答復,認可添加。結果購買該酒索賠的打假者紛紛敗陣。

  技能,看一眼就知道真假 失誤率為千分之幾

  為了掌握食品非法添加、有毒有害成分方面的知識,尚慶風閱讀了大量的專業書籍,像《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中國藥典》、《食品安全法》等專業書籍,對于這些書籍里的具體內容,可以說是信手拈來。

  尚慶風用經常給食品做檢測的機會,拜一些食品加工企業和食品檢測機構技術人員為師,知道了不法人員往食品里非法添加的方法,以及如何能用常規方法把這些非法添加的物質檢測出來。

  憑借著多年經營食品的經驗以及后天的不斷學習,尚慶風逐漸練就了絕活。現在,只要看上一眼就能斷定食品是否含有非法添加劑。

  尚慶風告訴記者,肉眼能看出食品是否非法添加有毒有害物質,還真不是開玩笑,比方說蓮子,我一看蓮子白的程度就知道這里面是否含有過氧化氫或硫磺,一些農副產品,我一聞就能感覺到是不是有類似的有毒有害物質。

  尚慶風北京團隊的一位工作人員笑稱,由于尚慶風對產品問題認定準確,極少走眼又被同行稱為“專家”、“總工”,經常有同行慕名請他“掌眼”,有時候同行還會拉他一起合作。尚慶風笑著說,打假這個事情偶爾也會有走眼的時候,大約一年500個案件中,也會有兩三個案件看走眼。

  尚慶風團隊打假的主要對象是食品,打假的內容是有毒有害添加。他向記者私下透露,食品有毒有害,根據《食品安全法》賠償額度10倍,其賠償請求易得到法律支持。

  收支 為打假投入百萬 不賺出幾倍來就算白干

  尚慶風告訴記者,打假絕不是空手套白狼,也是需要投入的,其中最大的投入就是購買假貨。他的打假團隊,僅2015年、2016年就先后投入500多萬元購買假貨。為了證實這一點,尚慶風特意將記者帶到位于豐臺區新村附近的一處倉庫。

  該倉庫面積有300多平方米,里面堆放著上百種假貨,有保健品、奶片、魷魚絲、藥酒等,尚慶風稱購買假貨時,一般也考量對方的賠付能力,買多少一般沒有定論,屬于隨機的,像這種規模的倉庫在其他城市還有幾處。

  記者隨意拿起一款保健品,尚慶風如數家珍般介紹:該保健品是某保健品廠的產品,300多塊錢一小瓶,經檢測證實該保健品主要成分是淀粉,沒有任何保健功效,他的團隊在全國各地總共購買了近20萬元的該保健品,依法要求生產廠家10倍賠付,遭到拒絕后,他的團隊將該保健品廠告到法院,目前,已經進入訴訟程序,很快就會有結果。

  尚慶風告訴記者,為了確保打假購貨行為(注:也稱消費)合法、在訴訟中無可挑剔,他的打假團隊購物時,均請公證人員現場全程公證,僅公證費2016年他就花了40多萬元。

  當問及打假的年收入是多少,尚慶風沒有正面回答記者,只是笑著說,“這個收入問題確實挺敏感,這么說吧,不算買貨的費用,只算各地房租、人工工資、交通、檢測、公證的費用,2016年這個成本就超過了100萬,如果不能掙出幾倍來,那就算是白干了?!?br />
  不過,尚慶風同時也披露,打假這種投入也存在很大風險,有可能血本無歸。就是因種種原因,購買假貨后索賠失敗,結果購買的假貨砸在了自己手里,這些貨物就在當地找垃圾處理廠銷毀掉了。

  訴訟  年結案達300多件

  2015年、2016年連續兩年,尚慶風團隊打假結案都在300件以上,這么多案件不可能每個案件他都出庭。據尚慶風透露,這些案件中,大多數案件都由他團隊中的律師出庭,其中一些案子受到社會廣泛關注,主要還是其律師團隊的專業性夠強。

  如2015年4月,他們在河南鄭州發現一款苦蕎茶,在包裝上標注了保健、預防疾病的內容。他們認為這一行為涉嫌夸大和虛假宣傳,極易誤導消費者。于是,他們向河南省鄭州市管城區工商部門進行了舉報,管城區工商部門調查后認為情況屬實,依法對該苦蕎茶生產商作出行政處罰。

  隨即,尚慶風團隊將該苦蕎茶生產商起訴至法院,向該生產商索要3倍賠償。該生產商進行了辯解。2016年12月,法院作出判決,判決該苦蕎茶生產商,退還貨款,并3倍賠償。

  據了解,目前,尚慶風團隊手中有多達1000多件案子正在辦理中。

  行規  同一產品不重復打

  據尚慶風掌握,目前在北京打假圈子里小有名氣的職業打假人不到100人。幾年前,曾有人給職業打假人做了上、中、下之分。

  高級的職業打假人,擁有自己的團隊,有固定的辦公地點,在全國多個城市設有辦事處,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打假的對象主要集中在產品質量上,年平均結案達上百件,索賠的主要手段是訴訟;中級職業打假人,多是單打獨斗,打假的對象主要集中在產品虛假宣傳、包裝、標簽等層面,索賠的主要手段是和解;最低級的打假多數涉嫌敲詐,打假對象多是產品標簽問題、保質期過期等,甚至還存在打假人為了達到索賠目的不惜采取掉包手段,栽贓給商家等,這類打假人不但遭到商家痛恨,也被真正的職業打假人所不齒。

  打假行業與其他行業一樣,有很多自己的規矩,這些不成文的規矩職業打假人都會自覺遵守。如對和解的案子“噤口”,對任何人都不透露哪家商家或企業銷售或生產的哪款產品存在問題。

  不過,尚慶風對該項規矩也有自己的要求,就是商家必須將問題產品下架,不能再銷售。再有就是生產廠家不能再繼續生產。

  另一個重要的規矩是同一產品不重復打。這就是被打過的產品,特別是和解案子涉及到的產品,即使再被發現,也不再打,而是提醒商家,或直接舉報到有關部門,由其處理。

  尚慶風說,有時候打過一次假,就和生產商熟悉了,所以不會對一個產品追著打。前些年打假時候還有被商家威脅過,最近兩年好多了,很多人也知道暴力解決不了問題,還是回歸到法律的層面來。


{ganrao}